• <bdo id="0cl6v"></bdo>
    <ruby id="0cl6v"></ruby>

      <rp id="0cl6v"><menu id="0cl6v"><td id="0cl6v"></td></menu></rp>

      <track id="0cl6v"><table id="0cl6v"></table></track>

          1. 伊壁鳩魯主義:節制且快樂著

            陳永偉2024-07-01 11:25

            陳永偉/文 公元前323年6月11日,馬其頓君主亞歷山大突然在巴比倫去世,年僅33歲。隨著他的去世,亞歷山大帝國馬上分崩離析,分裂成了很多個彼此獨立的王國。雖然亞歷山大的帝國只持續了短短幾年時間,但其對歷史的影響是深遠的。通過馬其頓軍隊的遠征,希臘人開始在埃及等地建立了大量的殖民地,并將希臘的文化和藝術帶到了遙遠的東方。歷史上,將從亞歷山大去世,到公元前30年羅馬人征服從亞歷山大帝國分裂出來的最后一個王國——托勒密王國的這段時間稱為“希臘化時期”(Hellenisticperiod)。在這段時期,以城邦為基礎的舊秩序瓦解了,一套為帝國服務的新秩序開始被構建。接踵而至的戰爭和政治陰謀讓人們希求新的思想來幫助他們認識和思考世界,而從東方傳來的文化和學說又正好為新思想的成長提供了寶貴的材料。在這一連串因素的綜合作用之下,不少新的哲學流派在這個時代產生了。在這些學派中伊壁鳩魯學派非常有代表性。

            伊壁鳩魯學派因其創始人伊壁鳩魯而得名。大約在30歲時,伊壁鳩魯在米蒂利尼(Mytilene)開創了自己的哲學流派。和當時主流的哲學不同,伊壁鳩魯將快樂作為了其哲學的重點。公元前306年,他和追隨者們回到了雅典,并在那兒建立了自己的學校。

            公元前270年,伊壁鳩魯因腎結石而死去。盡管疾病讓他十分痛苦,但直到去世前他依然保持著快樂。根據《名哲言行錄》的記載,臨死之前,他在一個青銅浴盆中泡了一個熱水澡,然后喝了一杯純酒。不久之后,他就安然離開了這個世界。

            伊壁鳩魯一生著作頗豐,據說達到了三百多部,并且原創性非常高。但遺憾的是,這些著作大多都沒有保存下來。目前流傳于世的只有一些殘篇和幾封書信。

            在希臘化時期,伊壁鳩魯的哲學曾十分流行。其中,菲拉德謨和盧克萊修被認為是這個時代該學派的主要代表。菲拉德謨所寫的《論經濟學》(DeOe-conomia)殘篇被認為是研究伊壁鳩魯學派經濟思想的重要參考文獻。盧克萊修在著名的長詩《物性論》(DeRerumNatura)中,對古代的原子論進行了詳細的闡發,其中的很多觀點就體現了伊壁鳩魯學派的思想。

            原子與它們的偏斜

            伊壁鳩魯在自然觀上繼承了德謨克利特的原子論思想,認為世界是由原子和虛空構成的。但和德謨克利特不同,他認為原子除了具有形狀、次序、位置等特征之外,還具有重量,并且不同的原子在重量上是具有差異的。重量的存在導致了原子會在虛空中不斷下落,但和當時流行的亞里士多德的觀點不同,他認為重量并不會改變原子的下降速度,這個觀察事實上是更符合現代物理學的。在下落的過程中,原子還會發生偶然的偏斜,這就導致了不同的原子之間會發生碰撞。伴隨著碰撞,就會形成大大小小的、無序的原子團?;谶@一觀點,伊壁鳩魯就推翻了德謨克利特由原子論推出的宿命論和神意,認為神本身也不過是原子運動的結果,不足以讓人敬畏。

            伊壁鳩魯的后繼者們對其原子論,尤其是其關于偏斜的思想進行了很多道德層面的引申。例如盧克萊修就認為,這種隨機的偏斜就是原子“割斷命運束縛”的表現,并象征著和外力不斷抗爭的精神。后來,這種觀點又很自然地被引申到了對人類社會的解讀上,并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比如馬克思在其博士論文中就曾盛贊伊壁鳩魯主義者對主觀能動性的開創性工作。

            在用原子偏斜論否認宿命論的同時,伊壁鳩魯也拒斥了德謨克利特崇尚理性、輕視感覺的認識論觀點,轉而將感覺作為認識的主要來源。他把感官稱為“真理的報導者”,主張“永遠要以感覺以及感觸作為根據,因為這樣你將會獲得最可靠的確信和根據”。

            他贊同德謨克利特的“影像說”,認為認識的發生是外物影像作用于感官的結果。但他不贊同德謨克利特認為只有通過理性才能最終認識事物的觀點,認為感覺本身就是真理。作為真理,感覺本身并不會犯錯,認識的錯誤只會來自人們用理性對感覺進行的判斷。

            用節制去追求快樂主義

            在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希臘哲人那里,“幸福”都被視為了人們追尋的最主要目標。對于這一觀點,伊壁鳩魯學派也予以了承認。但和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將幸福解釋為正義或德性不同,伊壁鳩魯學派所說的幸福被等同于自身的快樂。

            在伊壁鳩魯主義者那里,快樂本身就具有倫理意義。在他們看來,快樂就是至高之善,而痛苦則是最大的惡——或者更確切地說,快樂與痛苦本身就是善與惡的體驗。根據西塞羅的解釋,伊壁鳩魯主義者的這個觀點很大程度上來自其認識論。如前所述,伊壁鳩魯主義者認為感官,而非理性是認識的主要來源。因此,由感官可以直接感受到的快樂和痛苦就要比那些建筑于復雜推理之上的道德標準更具有直觀性,用它們來判斷善惡也就更加簡潔但可靠了。

            伊壁鳩魯這種崇尚快樂的觀點曾長期遭受人們的詬病。不少人都想當然地認為,持這種觀點的伊壁鳩魯主義者應該都是縱情于聲色犬馬者。但實際上,伊壁鳩魯所指的“快樂”并非感官和肉體上的歡愉,而是肉體上的恬淡和精神上的安寧。在給其弟子梅瑙凱的信中,伊壁鳩魯曾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清晰的闡述。他指出:“當我們說快樂是目的的時候,我們說的不是那些花費無度或沉溺于感官享樂的人的快樂。那些對我們的看法無知、反對或惡意歪曲的人就是這么認為的。我們講的是身體的無痛苦和靈魂的無煩惱??鞓凡⒉皇菬o止境的宴飲狂歡,也不是享用美色,也不是大魚大肉什么的或美味佳肴帶來的享樂生活,而是運用清醒的理性研究和發現所有選擇和規避的原因,把導致靈魂最大恐懼的觀念驅趕出去”。

            伊壁鳩魯主義者將快樂區分為了“動態”和“靜態”兩種。其中,動態快樂來自滿足欲望的過程,比如人在饑餓時享用美食所獲得的快樂就是一種靜態的快樂;靜態的快樂則指欲望得到滿足后的平靜之樂,比如飽餐之后感到的舒暢就是一種靜態的快樂。伊壁鳩魯主義者認為,在兩種快樂當中,靜態快樂是更為重要的。這種認為靜態高于動態的觀點,其實來自古希臘哲學的傳統。比如亞里士多德就認為快樂更多地處于靜止而非運動之中。在伊壁鳩魯主義者看來,在快樂和痛苦之間,并不存在諸如“沒有痛苦”這樣一個中間狀態,實際上,不斷擺脫痛苦的過程就是讓人實現快樂的一個途徑,而“快樂增長的上限是所有的痛苦的除去”。換言之,去除痛苦就是動態快樂的一種,而其最終的目標就是達成沒有痛苦的靜止快樂。

            無論是動態快樂,還是靜態快樂,都分為身體和心靈兩個方面。其中,身體的快樂來自讓身體免于遭受痛苦,而心靈的快樂則來自讓心靈免受干擾。伊壁鳩魯曾教誨其門徒說:“當身體的由于匱乏而產生的痛苦全都被消除了以后,身體的快樂就再也不會增長了,只能在種類上變換花樣。至于心靈快樂的界限,乃是通過反思那些引起心靈極大恐懼的東西和類似的東西而達到的。”由此可見,在伊壁鳩魯看來,過度的享樂其實是無助于人達到快樂的——在身體層面,當肉體的享受達到一定程度之后,它就達到了一個不能突破的上限;而在心靈層面,縱欲反而會擾動人心,從而造成心靈上的痛苦。

            基于上述的認識,伊壁鳩魯主義者提出了一些實現快樂的建議。

            一方面,他們主張對欲望進行管控。伊壁鳩魯曾將欲望進行了分類:“自然的和必要的”“自然的但不是必要的”以及“既不是自然的也不是必要的”。其中,第一類欲望包括食物、水、住所等生活必需品的需求。由于人們對于這些物品的欲望是與生俱來,而非后天習得的,所以它們就是既自然又必要的,人們為了讓身體免遭痛苦,就必須滿足這些欲望。第二類欲望主要包括對奢侈品的需求。例如,對精致飲食、高檔住宅的需求就可以歸于這一類欲望。在伊壁鳩魯看來,“盡管這種欲望的對象被人熱切地追求,但也不過是由虛幻的意見所產生的”,因而人們對于這類欲望無需過于在意。第三類欲望則包括對名聲和權力等虛榮且空洞的欲望等。這些欲望沒有自然的限制,追求它們不僅容易讓人陷入命運的擺布,更容易與他人產生紛爭。因而,對于這種欲望應該堅決予以摒棄。

            另一方面,他們建議人們在追求快樂時應當進行成本收益分析。伊壁鳩魯曾說:“我們不選擇所有的快樂,反而放棄許許多多的快樂,如果這些快樂會帶來更多的痛苦的話……所有的快樂從本性上講都是人的內心的好,但是并不是都值得選擇。就像所有的痛苦都是壞的,但并不都是應當規避的。主要是要相互比較和權衡,看它們是否帶來便利,由此決定它們的取舍”。后來,菲拉德謨也闡述過類似的觀點。他以健康為例,指出為了維護健康人們確實需要花費不小的精力,但通過這些努力,他們就可以免除因疾病帶來的痛苦,從追求快樂的角度看,這顯然是更為劃算的。

            對財富保持節制態度

            伊壁鳩魯主義者的快樂觀決定了他們在如何對待財富這個問題上采取一種節制的態度。一方面,他們認為占有必要的財富是必要的,因為人們需要用這些財富來滿足自然且必要的欲望;另一方面,他們則反對過度聚斂和使用財富,并將保持清貧和節儉視為一種美德。塞涅卡在《道德書簡》中講過一段軼聞:伊壁鳩魯曾向朋友透露自己可以在少于一個奧波爾(古希臘錢幣)的條件下生活,但境界還不夠的梅特羅多勒斯則需要整整一個奧波爾來生活。

            問題是,財富的工具價值該如何被看待?很多古典時期的學者都曾經對德性的工具價值進行過探討。他們指出,某些德性不僅具有其內在價值,而且可以作為實現更高價值的工具。例如,在亞里士多德的哲學中,勇敢本身并不是最高的善,但作為工具,它依然具有價值,因而依然被視為是一種德性。同樣的邏輯,一些人認為,雖然根據伊壁鳩魯的哲學,更多的財富本身并不能給人帶來快樂,但它至少可以作為實現快樂的工具存在。比如,當一個人擁有上億身家時,他雖然已不能再直接從這些財富本身獲得快樂,但這些財富卻可以讓他更為從容地面對可能到來的各種風險,如果他愿意,還可以用財產的一部分來幫助自己的朋友。從這個意義上看,只要致富的過程不會帶來太多的痛苦,它似乎是可以被接受的。

            但伊壁鳩魯很明確地對上述觀點予以了反對。伊壁鳩魯本人在留給其門徒的基本教義中非常明確地指出“自然財富”應該以容易獲得為標準,并且應該保持限度。針對前述的觀點,他首先否定了在不付出痛苦成本的前提下獲得大量財富的可能性,在他看來,“如果不給暴眾或君主當奴才的話,這是很難的事”。在此基礎上,他進一步指出即使一個人真的可以碰巧得到很多財富,那么把這些財富分給別人獲得大家的好感將會是更為合適的。

            伊壁鳩魯并沒有對否認財富工具價值的理由給出直接的討論,但我們似乎可以從他反對人們追求名望的論述上得到一些啟發。他指出,有些人追求名望,認為這可以帶來免除他人威脅的安全感,但最終,這些名望本身卻會給他們帶來很多的負累,因此追求名望本身就有些得不償失了。我們可以推斷,他反對以工具用途為理由而聚斂財富的理由也在于此:雖然更多的財富確實可以成為幫助人們獲得快樂的工具,但額外的財富也會為人們帶來很多煩惱,例如它可能遭來旁人的嫉妒,為了保護這些財產,他也需要花費更多的精力。綜合考慮這些因素,擁有過量財富就變得不劃算了。

            最早的社會契約理論

            伊壁鳩魯學派為后世留下的一個重要遺產是其對契約精神的論述。從古典時期開始,希臘地區的商業就十分發達,作為保證商業順利進行的一種手段,契約早已出現。在伊壁鳩魯之前,也有不少哲人對契約進行過討論。比如,柏拉圖就在《理想國》中記錄了蘇格拉底與克法洛斯之間關于遵守契約、欠債還錢問題的對話。不過,在這些討論中,契約都只是作為一個既定的事物存在的,至于它們如何產生,本質如何,又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則并沒有人進行過專門的闡述。

            在留給學生的基本教義中,伊壁鳩魯留下過很多有關契約的論述。他指出,“沒有自在的正義(絕對的正義),有的只是在人們的相互交往中在某個地方、某個時候就不侵犯而訂立的契約”;“對那些無法就彼此不傷害而相互訂立契約的動物來說,無所謂正義不正義。同樣,對于那些不能或不愿訂立契約的民族來說,情況也是如此”;“任何人都不能在隱秘地破壞了互不傷害的社會契約之后確信自己能夠躲避懲罰,盡管他已經逃避了一千次;因為他直到臨終時都不能確定是否不被人發覺”。

            將上述這幾段論述結合在一起,我們可以總結出伊壁鳩魯在契約問題上的主要觀點:第一,契約是為了便利人的交互,減少人與人之間的沖突而產生的。第二,契約并不來自正義理念,而來自人們出于追求自身利益(self-interest)而達成的共識;相反,正義則是由契約衍生而來的。第三,契約的維護需要有外在的力量維護,只有這樣,人們才能讓人們因懼怕違約懲罰而遵守契約。容易看到,伊壁鳩魯的這些認識其實已經非常類似于現代制度經濟學對契約的理解,因而是十分務實和超前的。

            在伊壁鳩魯現存的文稿中,并沒有給出上述觀點的具體理由,但一些學者認為,這可能和其原子論的哲學理念相關。在伊壁鳩魯的理論中,原子雖然具有性狀上的差異,但作為個體,它們是平等的,并且還都具有能動性。它們組成原子團的過程,就是其能動性發揮的過程。作為社會的組成部分,人就是原子在社會環境下的對應物,他們雖然在財富和地位上具有差別,但作為個體也是平等的。契約的締結過程,就是這些平等主體發揮能動性,主動達成合作的過程。

            伊壁鳩魯除了對一般意義上的契約進行討論外,還特別關照了契約在國家、法律方面的應用。在伊壁鳩魯主義看來,國家作為一個“自然的公正物”,主要是因為它起源于人與人之間的契約;同樣的,法律也是人們相互約定的產物,法律就是國家通過約定宣布正義。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馬克思才說:“國家起源于人們相互之間的契約,起源于社會契約,這一觀點就是伊壁鳩魯最先提出來的。”后來,伊壁鳩魯的這些觀點被盧克萊修在《物性論》中用詩歌的形式得到了重新的表述。在描述人們通過締約創建國家時,盧克萊修寫道:“鄰居們開始結成朋友,大家全都愿意不再損害別人也不受人損害……雖然當時完全的和諧還不能得到,但是很大的一部分人卻遵守信約,要不然,人類早就該完全絕滅”。而當國家成立之后,“他們中間有一些就教人們去設立官吏職司,制定法典,使大家同意遵守法則。因為人類已十分厭倦于過那種暴力的生活,已苦于彼此廝殺;因此人們就更容易自愿地服從法律和最嚴格的典規”。

            伊壁鳩魯十分明確地指出了契約是源于人們自利的考慮,因而在他看來,是否能夠保護人們的利益就應當成為評價契約優劣的標準。而法律作為契約的結果,當然也需要接受這個標準的檢驗。他指出:“一個法律如果被證明有益于人們的相互交往,就是正義的法律,它具有正義的品格,無論它是否對于所有的人一樣。相反,如果立了一個法,卻不能證明有益于人們的相互交往,那就不能說它具有正義的本性”。根據這個標準,他認為,法律不應該是恒久不變的,而應該根據社會環境的變動而及時進行調整。他指出:“如果環境變了,同樣的法律不能再產生同樣的正義后果了,那么,當它還有益于公民的相互交往時,它還是正義的;但是當它后來不再有利時,就不是正義的了。”很顯然,當發生這種情況時,人們就需要重訂契約,對法律進行調整。這種認識已經和現代制度經濟學中的制度變遷理論十分類似。

            結語

            在經濟思想史領域,除了熊彼特等少數學者外,幾乎沒有學者認真關注過伊壁鳩魯及其追隨者的學說。但事實上,如果我們對這一古老的學派的理論仔細進行檢視,就會發現它其實包含著很多有價值的內容。根據熊彼特在《經濟分析史》中的觀點,伊壁鳩魯主義者對經濟思想史的貢獻至少有三個方面:

            一是原子唯物主義。在哲學思想上,伊壁鳩魯繼承了德謨克利特的傳統,將原子作為構成世界的基礎單位。但他卻拋棄了德謨克利特認為原子始終保持直線運動論的思想,認為原子可以發生偶然的偏斜。這就在哲學層面克服了宿命論和神意的影響,為隨機性的存在創造了空間。另外,原子論也有非常強的隱喻作用。在伊壁鳩魯學派的作品中,經常把社會中的人與原子進行類比,從而得出了很多與前人不同的結論。在很多方面,這種將個人類比于具有能動性的原子的做法,其實與經濟學中基于個體的分析思路都存在著類似之處。

            二是快樂主義思想。雖然從純思辨的角度看,伊壁鳩魯的快樂理論并不算精密,但對于經濟學家而言,這套理論應該比柏拉圖或亞里士多德的理論更容易被接受。在很多方面,這套理論都和邊沁的功利主義學說,以及后來的效用最大化理論存在著共通之處。事實上,如果我們將伊壁鳩魯所說的“快樂”“動態快樂”和“靜態快樂”替換為“效用”“邊際效用”和“效用的最大值”,就會發現伊壁鳩魯學派的觀點與新古典經濟學十分類似。伊壁鳩魯強調以“靜態快樂”為追求目標,這就類似于經濟學中對效用最大化的追求;伊壁鳩魯強調在追求快樂的過程中權衡得失,就類似于在追求效用最大化過程中對邊際效用和邊際成本的比較。此外,伊壁鳩魯似乎還指出了邊際效用遞減的規律。他指出,當痛苦持續了很長時間之后,對他們的消除會帶來更大的快樂,而“如果所有的快樂可以積累起來,那么在重復了一段時間之后,整個人體或至少其主要部位就感受不出各種快樂之間的差別了”。遺憾的是,伊壁鳩魯主義者的這些觀點并沒有被后世所重視,否則的話,新古典經濟學的出現可能會提前很長時間。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伊壁鳩魯的快樂主義與現代經濟學的理論有很多共通之處,但其本身依然有很多獨特的地方。例如,它并不主張尋求最大化的快樂,而主張將尋求快樂的努力保持在一個合適的位置,并把節制欲望作為實現快樂的重要手段之一。這些觀點,其實都對當前行為經濟學的研究頗有啟發。

            三是社會契約思想。在伊壁鳩魯之前,人們通常習慣于從神學或道德的角度解釋制度的形成,而伊壁鳩魯的理論則從契約的角度出發對這些問題進行了重新的解釋。從這個角度上看,伊壁鳩魯應當被視為契約理論和制度經濟學的先驅之一。

             

            《比較》研究部主管
            偷拍区图片区小说区激情,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男女嘿咻嘿咻X0X0动态图,2021日产乱码艾草
          2. <bdo id="0cl6v"></bdo>
            <ruby id="0cl6v"></ruby>

              <rp id="0cl6v"><menu id="0cl6v"><td id="0cl6v"></td></menu></rp>

              <track id="0cl6v"><table id="0cl6v"></table></track>